pic
拍品 虎與鷹
作者 蔡國強 尺寸 300x400cm 年代 2005
拍賣 中誠國際藝術 2017年秋季拍賣 現代與當代藝術 編號199 材質 火藥爆破水墨紙本 簽名 簽名:《虎與鷹》 蔡國強 Cai Guo-Qiang 2005
拍品說明
「我喜歡用火藥進行創作時的危險性,這令我激動不已。使用不同的火藥成分,會出現不同的爆破速度,發出不同的聲響,並創造出不同程度的壯觀景象。這種難以預測的變化令人著迷。也許,正是我對這種危險的熱衷使我運用這樣怪異的方式作畫……。」
──蔡國強
 
1957年生於福建泉州的蔡國強,畢業於上海戲劇學院舞臺美術系,1986年赴日本留學。蔡國強的藝術足跡幾乎遍及所有的國際大展,並且在眾多世界著名的藝術殿堂舉辦超過三十次個展。他曾獲46、48屆威尼斯雙年展大獎,亦曾於2012年更獲得美國藝術勳章以及高松宮殿下記念世界文化賞,其藝術成就備受國際肯定。除了在世界許多重要美術館和國際活動中發表作品外,蔡國強也跨領域與科學家、服裝設計師、建築師、作曲家、舞蹈家、電影導演等合作,例如他於2008年擔任北京奧林匹克開閉幕式核心創意小組成員以及視覺特效藝術總設計。他的藝術表現領域涉及裝置藝術、行為藝術、觀念藝術、多媒體藝術等當代最為前衛性的藝術範圍,成為國際當代藝術領域中最受矚目和最具開拓性的藝術家之一,並且連續多年被英國權威藝術雜誌《ArtReview》評為世界藝術界最有影響力的一百位人物之一。
 
蔡國強通過火藥爆炸的方式創作,這構成了當代藝術表達形式的一種新媒介。對蔡國強而言,他對材料和過程的選擇之所以意義重大,是因為它不屬於一般的東西方藝術形式類型,且他的作品擺脫了與任何特定藝術史傳統脈絡的直接關連。而藝術家對於火花的迷戀與鍾情,可回溯於年少時與父親為了躲避文革的迫害之往事,蔡國強於一次的訪談中提到:「父親是1949年中國解放後的古籍書店經理,他的收入全化成了一本又一本的善本珍藏,那些蘊含著傳統水墨、書法的善本紙頁,大多數卻在文革的夜裡,伴隨著火光化為青煙、灰燼。」為了避禍,眼睜睜望著火焰沿著手工紙抄的紋理蔓延,紙灰餘燼隨著青煙緩緩飄散夜空中,花火飽含著傳統文人的血淚,又帶著幾許璀璨的魔幻美感,那「霎那」即逝的美感也就此諭示了蔡國強對煙花的酖溺以及影響其日後的創作模式。爾後,蔡國強藉由火藥草圖及其概念上相關的爆破計畫傳遞出他的思維:通過介入自然力,創作是能將藝術家與觀者同原始和現代的混亂狀態聯繫起來,這一混亂的狀態則是在爆破的一瞬間呈現,而作品同時也表現出蔡國強對於物質與能量之間關係的興趣。在他的作品裡,物質(即火藥)爆炸轉化為能量,並以另外一種形式恢復物質狀態(燒焦的物體),從這個意義上而言,它們是包括時間、過程和轉變的紀錄。
 
除此之外,蔡國強亦有一部分作品使用火藥在紙上做的繪畫,這種「火藥畫」在他還是學生的時候就開始嘗試了,當蔡國強八○年代初在上海戲劇學院時,已經開始尋找一些特別的工具來創作,他便想到用「火」畫畫的念頭,一開始他使用容易控制的工具來製作,但他感覺畫面仍然太受他的控制,不久他發現用火藥作畫的方法。火藥具有將所有重壓的東西一舉彈開的爆發性威力,另一方面,紙張雖然看起來極為柔軟,卻能將光與熱吸附在自身之中,在火藥已消失無蹤之後,留下來的痕跡展現了一種已變化的展新物質。而爆炸後在紙質上留下各種各樣的偶然效果,促使畫面變成了一種「主動性」的呈現,進而開啓了藝術家和畫面之間的某種生動的對話。對於如此創作方式,蔡國強這樣表示:「爆炸在你自己的最核心處產生一股強烈的感受。雖然你可以任意安排炸藥,但是你卻無法控制炸藥本身。這會使你獲得一種巨大的自由感。」蔡國強的創作像是希臘神話裡的伊卡洛斯,有著執拗和天真,那些煙花的炸裂,是焚毀前片刻綻放的美感,短短的瞬間在神奇感發生時自然成為傳奇。
 
虎與鷹,自古就是名家繪畫表現的題材,牠們不僅是自然界頂端的王者,更是英勇與膽魄的象徵。魏晉大畫家張僧繇、唐代之吳道子、李漸以及宋代包鼎父子、明代趙廉、戴進等均以畫虎著稱於世,畫中虎之形態勇猛壯碩,精力磅礴,精純逼真;而明清至近代亦有畫鷹之名士,像是明代之林良、清代之朱耷、郎世寧,以及書畫大家齊白石、徐悲鴻等,皆對鷹之翱翔振翅、雄赳氣昂之姿做出生動地描繪。而虎與鷹的圖像在蔡國強的創作中並不陌生,如2004年與2012年於美國馬州當代美術館及荷蘭克勒勒-米勒美術館曾展出的《不合時宜:舞台二》,此件裝置藝術呈現九隻凌空的老虎,面融僵硬,身體扭曲、渾身中箭,這件作品是藝術家對911事件的反思,體現人與自然之間的暴力,和人與人間的暴力。爾後,蔡國強也承襲中國傳統,融匯火藥媒材創作,使得老虎和鷹的圖式在其藝術詞彙中表現出他與自我、與大自然及整個宇宙的持續對話的一部分。
 
此幅《虎與鷹》展現出蔡國強駕馭火藥在紙上表現力量、能量和吸引力的爐火純青的藝術水準。藝術家突破中國以形寫意的繪畫技法,以火藥爆破的突發性產生抽象的軌跡意象,左下方放射性的殘灰線條展現虎之勇猛張揚威唬,若干火藥燃盡之褐調色塊噴灑壯麗,就像虎型蟠踞伺伏,王者之氣令人震懾不已;右上鷹形迴繞振翅,火藥的爆破力均勻衝向周圍四方,發展出令人難以置信的能量轉變,紙上一竦勁身意欲搏鬥猛虎,雙目側視威猛下馴, 線條環軸逼真可摘,形象生動如真鷹呼之欲出。蔡國強嘗試以火藥爆炸的偶然效果推翻保守的造型慣例,通過這樣的偶然性與魔幻性素材,不僅在空間時間炸出一條通道,同時也破除人類心牆的藩籬,使歷史與文化,理性與非理性,別人與自我,均得以在此調和交會。一如中國當代重要的藝術評論家與策劃人費大為的評述:「綜觀他(蔡國強)的全部創作,表面上他是走了一條與西方當代藝術完全不同的道路,甚至是在玩弄中國傳統文化,但這個遊戲的結果卻是出其不意地打開了一條創造的自由通道,為九○年代的當代藝術帶來一股新鮮空氣。」
預估價 TWD 23,000,000 ~ 36,000,000
USD 771,811 ~ 1,208,052
HKD 5,880,847 ~ 9,204,804
成交價 TWD
USD 0
HKD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