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
拍品 太極系列
作者 朱銘 尺寸 88x46x53cm 年代 2006
拍賣 中誠國際藝術 2017年秋季拍賣 現代與當代藝術 編號191 材質 銅 6/8 簽名 簽名:朱銘 自 95 6/8
拍品說明
朱銘堪稱20世紀最傑出的雕塑家,他用木材、青銅、不鏽鋼、保利龍等多元的素材,傳達出他的藝術觀與文化概念。朱銘於而立之年時放棄穩定豐厚的高薪,毅然北上拜楊英風為師,從工藝雕刻正式踏入藝術雕塑的領域,這個人生的轉捩點,也使他從一位「工藝師」蛻變成一位「藝術家」。在八年的學習期間中,楊英風曾建議身體羸弱的朱銘修習太極養生、強健體魄,而領悟力極高的朱銘,便在學習中悟得太極「內外相合」的精髓,並從中體會出許多思想及心靈上的奧妙。他將自然萬物、大氣運作的力道與內蘊內化成個人的藝術語彙,進而創作出一系列氣勢磅礡的《太極》雕塑,其寫意簡潔的抽象運動形體,和渾然天成的氣韻展現,透散出一股浩然之氣,日本京都國立近代美術館館長河北倫明也說道:「朱銘是有重量感的,這點和日本近代雕刻家相同;朱銘是有動感的,這也和日本近代雕刻家相同。但是日本雕刻家中卻沒有人像朱銘一樣兼具兩種特性。」
 
1976年朱銘在國立歷史博物館舉行首次個展時,主要展品雖以鄉土題材及民間耳熟能詳的歷史人物為主,但此時「太極」系列已經滋生,理念也已形成,蓄勢而待發。當時台灣鄉土運動仍方興未艾,朱銘決然選擇將鄉土題材暫時放下,開始投入太極系列的探索,卻也引此招致背離鄉土的質疑。即便如此,老師楊英風見了「太極」系列則給予了高度的肯定,並為其辯解:「今天朱銘已經從他自己過去的鄉土區域性的感受中超越了,從太極拳的演練而帶進了太極的天人合一的境界,他的胸襟已經打開,這點從他刀劈木材的氣魄裡已表明得常清楚。」「太極系列」不只為朱銘建立新的雕塑創作思維高度,同時也為東方的雕塑藝術開展一片新天地,之前那先漫天的質疑,也在朱銘於國際間大鳴大放之際,自然就冰解雲散了。
 
「太極」一詞源自於《易傳》:「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是中國思想史上的重要概念。太極本意,本就有陰陽二氣、二元對立而又渾然一體之概念,二者相生相長,以繁衍無限、派生萬物。朱銘因學習太極拳,對中國傳統哲學內涵及養生哲學有著深刻體悟與認識,且對中國文化精神理解透徹,遂以太極雕刻表現「陰陽」、「造形」、「連貫的氣」、「整體一元」等中國文化精神的底蘊。對於太極拳之精神延展成雕塑作品,朱銘曾如此自述:「太極拳的最高境界是鬆、沉,講求內勁、聚力,是穩重而凝斂的一種拳術。我的作品,就是想愈簡單愈好,最好顯不出一絲造作的技巧,而只抓住精神把太極拳的韻律感表現出來。」鬆,表現的世精神性的自信自在,而沉,則是渾厚穩實的象徵,由自身意念自發,借力使力,朱銘不僅掌握了太極拳的精神所在,更融會自己的生命哲學,實踐在質材的體認與想像,終使掙脫傳統雕塑的禁錮,成就太極系列作品的絕佳自由性。
 
《太極系列》以陰陽平衡、相生相剋、相輔相成的概念展現作品的氣度與生命力。除了簡化形體外,朱銘有意識地以「氣」、「韻」、「生」、「動」構成其創作的基本元素,將其在作品精神所追求的「神與意」、「意與氣」、「氣與勁」、「動與靜」、「開與合」、「轉與承」等淋漓展現在作品舉手投足之中,氣流幻化成氣韻,在動靜之間再現對比。同時,幾何平面和物體之不同組合、轉換起伏,線條與線條之間的牽引互動,結合成為運動著的人體形象,更能帶動觀賞者視點的跳躍變化,向觀者傳達出更為強烈的動感聯想,感受到習武者練習太極時的靈動韻律。《太極系列》質樸的肌理和線條構築了去蕪存菁的人物形象,洗鍊的美感由內而外體現天人合一的精神,達到神似而非形似的境界,並融合出中國傳統文化底蘊與現代藝術語言。朱銘創作「太極系列」的目標,不是刻板為單一招式造象,不是招式的「形」,而是呈現從一個動作到另一個動作的「轉變之間」,蓄勢待發一刻的節奏韻律和動勢,這正好呼應太極追求無定形無定相,達致身體自由運動的精神。牛津大學美術史學家蘇立文(Michael Sullivan)曾就此論述朱銘:「就在學習太極的過程中,朱銘領悟了身、心、力量的來源與制衡,以及天人合一、物我兩忘的哲理,而使他的作品臻於泰然的精神境界。……朱銘浸淫於雕塑藝術多年,技巧嫻熟,再加上恆久練習太極拳所練就的內在自律精神,使他的作品栩栩如生之餘,亦予人和諧、永恆之感。」
 
預估價 TWD 3,900,000 ~ 5,000,000
USD 130,872 ~ 167,785
HKD 997,187 ~ 1,278,445
成交價 TWD
USD 0
HKD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