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
拍品 翡翠的聯想
作者 楊識宏 尺寸 88x116cm 年代 2012
拍賣 中誠國際藝術 2017年秋季拍賣 現代與當代藝術 編號188 材質 壓克力 畫布 簽名 背面簽名:Chihung Yang Emerald © 2012
拍品說明
「在物象與心象的拔河拉鋸中,楊識宏從容遊於兩界之間;他沉默寡言,卻又熱情如火,在文字中、在畫面上,宣洩著深邃而孤獨的告白:他的作品充滿著粗獷原始的造型與線條,但偏偏他的畫面,又洋溢著優雅、文明的光輝與色彩。」
 
──國立成功大學歷史系所教授蕭瓊瑞
 
楊識宏是一位具有高度統合能力的藝術家,他的創作力歷程立基於生命探索的主軸,不僅橫跨東西文化、縱橫傳統與現代,更能在優雅與粗獷、雄勁與典麗之間取得平衡。千禧年後的作品,加入潛意識與意識間的游離,予人以更自由、放縱的感受。同時,楊識宏的創作歷程,也始終和台灣現代藝術的發展,保持密切的聯繫,透過其創作歷程的重整,也映現台灣現代藝術發展的軌跡;而以長期定居紐約的身分,楊識宏的創作思維與表現,也成為國際藝壇中一個引人矚目的存在,這是戰後台灣美術發展特殊且成功的案例。
 
楊識宏的創作分為六大時期,一開始1960-1975年「具象自我」時期,這位藝術家的養成先從自我認同開始摸索,一步一步把他關注的範圍擴大,並增加新的視覺語彙。1976-1980年的「複製時代」,他以線條、色塊批判機器複製時代裡文明的建構造成人的疏離。他在1981-1988年「文明考古」時期的作品則表現出更寬宏的視野,以「後現代主義」畫風描繪考古文物般的圖像,在畫面上並置多種圖形暗喻,斑斕、散發神祕的輝光,關懷人類整體文化的命運。1989-1997年「植物美學」時期是他轉往內在探求所謂「真實」的開始,他所描繪的植物在自然環境中同時受到滋養與威脅,因而展現多種生命樣態。接著1998-2010年為「有機抽象」時期,他已使自己走入內心自然的狀態,不僅隱約留有植物的形象,更出現了愈多張力與層次的抽象表現。2011年後「東方詩學」時期對於抽象創作的形式已得心應手,作品開展了奔放雄渾的不同創新格局。
 
楊識宏在創作生涯中歷經了這些風格轉變,由其逐年漸增的生命體會,可觀出藝術家的創作語彙從「物象」到「心象」,再從「心象」到「意象」的脈絡發展。「我的作品中的一筆、一劃、一個顏色就是一個『象』,這個『象』也許是『心象』,不是肉眼查覺到的外在世界。高更說過:『我為了看,而把眼睛閉起來。』點出了現代繪畫的精神──向內觀照。我假藉外在自然的形,表現內在的自然,呈現出的這種心象,要說具象也可以,要抽象也可以,大概正好介於兩者之間。」如同米蘭∙昆德拉所提及的賦調的影響,二律背反如白天黑夜、善惡、生死、美醜、具象與抽象等,都是一體兩面,生活中對立或對比的東西,以及它們之間協調的平衡點都是楊識宏繪畫創作中的養分汲取,因此無法將其畫面中的表現定義為抽象或具象,反而比較像是種神祕的結合體,一如生命本身一樣。
 
《翡翠的聯想》創作於2012年,以黑色性的書寫為基調,以運動感的傳遞為特色,凝重的下筆力道將黑、綠、褐色彼此不斷交疊,如同我們在高空飛行中望向窗外的雲層湧動,大氣奔騰,形象的變幻快速的颶風。在畫面中,時有隱約的山水雲氣的意象與自然萬物並時具動的構圖關係。他的用筆雖使用的是西方之壓克力顏料,但也具有中國書法用筆運墨的機杼意趣,對於書法中的虛實飛白、點線迷離,有極好的控制能力,達到一種極有力度而又令人舒適的視覺平衡,而畫面亦在多層次的綠色統調之下呈現出多元而豐富的視覺變化。馬諦斯說過:「素描(drawing)和繪畫(painting)是一樣的,只不過素描使用較少的媒材。」中國書畫嚴格來說屬於素描而非繪畫,線條長期以來即是東方的特性,楊識宏將此項特色融會在西方媒材中,彰顯靈動灑脫的線條書寫,加上其身上那份來自東方的文化背景,作品自然而然透露出東方式的禪味,更能不受侷限地遊走於色彩之上,自適奔放而不流於張狂誇張,畫筆中所凝練的情感亦帶有東方文化的內斂與沉穩。
 
楊識宏曾自述:「我覺得意識流的創作理念像是銳利的兩面刃,一面剖開水墨畫堅韌的皴法枷鎖,一面剖開西洋繪畫窒悶的唯物史觀美學。」楊氏將其對於中國書法的理解轉化為抽象藝術的用筆泉源,並保持這一藝術趣味的內在穩定性,同時試圖在生活的基礎上呈現某種內心的想像與視野,這使得他的藝術在中國的主觀性與西方的客觀性之間尋求一種「外師造化,中得心源」的抽象性平衡。「對我來說,我所領受到真正中國古老文化的養分相當稀薄,所以我創作的泉源就只有從『生活』裡去汲取了。我關心的是我所生活的這個時空座標上的現實。」
 
預估價 TWD 800,000 ~ 1,000,000
USD 26,846 ~ 33,557
HKD 204,551 ~ 255,689
成交價 TWD
USD 0
HKD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