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
拍品 台南新樓
作者 陳澄波 尺寸 45x52.5cm 年代 1932
拍賣 中誠國際藝術 2017年秋季拍賣 現代與當代藝術 編號184 材質 油彩 畫布 簽名 簽名:一九三二 澄波 背面簽名:台南新樓 10F 1932
拍品說明
「作為東方人,畫作也必須是東方的。即便使用西方的顏料,在題材與畫風需傳遞東方氣氛。」
──陳澄波
 
陳澄波是20世紀連接日本、上海以及台灣的重要油畫畫家。他自東京美術學校習得對於東方繪畫傳統的重視,並於1926年以畫作《嘉義街外》入選日本最高美術競賽「帝展」,為台籍藝術家之第一人。日後更與上海及留法畫家接觸進而開始將東方繪畫傳統的技巧與畫題融入西洋體裁,為油畫注入新生命而創造一個屬於台灣的畫作。他的繪畫色彩細膩,注入人文風情,注重傳統中國水墨技法,融合西洋大膽色彩運用,一如其所具質樸熱情之個性,是一位不可多得的藝術家。
 
陳澄波現代繪畫風格之形成,和1930年代上海「新派」繪畫有著密切關係。自1929年東京美術學校西畫研究科畢業後,陳澄波便應邀前往上海任教,先後擔任上海新華藝專、昌明藝專等校西畫科系教授兼主任,及上海藝苑繪畫研究會名譽教授等職,畫風因此逐而產生變化,朝向現代主義、野獸派、超現實主義等之傾向,在人物或風景作品不難發現逐漸出現「中國畫」或「東方化」的轉向問題,陳澄波對於如此之變化也曾自述:「我因一直住在上海的關係,對中國畫多少有些研究。其中特別喜歡倪雲林與八大山人兩位的作品。倪雲林運用線描只整個畫面生動,八大山人則不用線描,而表現偉大的擦筆技法。我近年的作品便受這兩人影響而發生大變化。我的畫面所要表現的,便是線條的動態,並且以擦筆使整個畫面活潑起來,或者說是,言語無法傳達的,某種神祕力滲透入畫面吧!〈台灣文藝27(1935.7),第124~125頁〉由此可知,這是陳澄波對西方的傾慕轉向回歸東方主體認同的一種巨大轉變之證據,在此種思想轉變的基礎之下,進而形塑出不再是西方的模仿,而是具有「東方情緒」藝術特質的嶄新風貌。
 
「新樓」此一建築位於臺南市長榮女中校園內,長榮女中是早期長老教會興辦的女校,建築極具美感,而此地也是陳澄波於臺灣定點作畫第三多的場景,僅次於嘉義公園及淡水,這是緣於他的好友廖繼春在此任教,陳澄波為了躲避二次大戰戰火故選擇避居於此作畫。《台南新樓》一作中可見陳澄波採用平視視角描繪建築周邊景致,畫面色彩鮮艷奔放,景物精簡而造型別緻,使觀者彷若置身於艷夏的臺南之中。景象前後次序分明,清晰可讀,漩渦式筆觸描繪如茵草地與灌木,營造出數大便是美之美感。陳澄波轉化了八大山人的皴擦和梵谷的塗刷方式,一方面讓筆觸連續呈弧形進行,一方面運筆劃過濃厚的顏料產生筆觸痕跡,使擦筆的效果更能顯示線條隱約之存在。曾自言:「一筆一筆地使線條隱沒在筆觸之間,而創造線與筆觸相輔相成的表現法。」他對弧形筆觸呈現的偏好,有一部分來自於對雷諾瓦作品中線性動態所得的靈感,陳澄波將那種流動的暗示性、圓潤的筆觸,大量運用在樹木的呈現上。
 
貢布里奇(E.H.Gombrich)在他所寫的《藝術的故事》對梵谷有這樣一段描寫:「梵谷要用他的畫來表現他的感覺,如果扭曲變形可以幫助他臻至這個目的,他變化加以應用。」同樣的扭曲變形出現在梵谷的作品中,也出現在陳澄波的畫作中這種繪畫手法全憑畫家主觀的感受和對畫面所希冀的要求。陳澄波畫作中看似「不求逼真的視覺畫面」,是來自於其以感覺的表達方式去轉換日常視界的物象所造成的效果。《台南新樓》配合著樹叢蜷曲的行進,同時與上方皴擦之藍天相映,濃潤飽和,暢快淋漓,同時也表現植物生長的方向性,流露出微風穿梭在空氣中的痕跡,使整張畫面結構堅實而不失流動之感,大自然的律動感及源源不絕的生命力亦躍然紙上。
 
陳澄波曾表明自己的創作態度:「將實物理智性地,說明性地描繪出來的沒有什麼趣味。即使畫得很好也缺乏震撼人心的偉大力量。任純真的感受運筆而行,盡力作畫的結果更好。至少我是這樣想的。」「純真浪漫」是陳澄波的本質,也是他創作的最大特質,其純真的心、堅韌的草根性格,以及燃燒生命的激情,使他能忠於體內那股原始的自發潛能,最終也突破學院的束縛,發展出那無人能及的迷人繪畫語彙。陳澄波在新舊美術思潮的碰撞中,匯融中西文化並提出己見,激盪出耀眼的藝術光芒,奠定了他在美術發展史上一個獨特且重要位置。
 
預估價 TWD 9,800,000 ~ 15,000,000
USD 328,859 ~ 503,355
HKD 2,505,752 ~ 3,835,335
成交價 TWD
USD 0
HKD 0